[Logo] 丹经武学--循经太极拳培训中心网站
  [Search] 搜索   [Recent Topics] 最新主题   [Hottest Topics] 热门主题   [Members]  会员列表   [Groups] 返回首页 
[Register] 会员注册 / 
[Login] 登入 
(原创)天行健 寿而康  XML
论坛首页 » 九脉合真
前往:
发表人 内容
dao1008
7、初侠           为侠常明理 三十六般兵 刚柔任显化 出入太乙身

注册时间: 05/01/2008 19:49:52
文章: 254
离线

天行健 寿而康
1997年的年底,在冰城哈尔滨,李兆生先生举办了“为人类健康长寿作出新奉献”的授课传法的活动,并鲜明地提出了“天行健,寿而康”的精辟方针。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这是《易经•乾卦》之辞。对这句话,朱熹是这样解释的:“天,乾卦之象也……非至健不能也。君子法之,不以人欲害其天德之刚,则自强而不息矣。”
“天行健”是说天体的运行“自强不息”,而成天道。天体中有恒星、行星、卫星等,各自依照自己的运行轨道和规律而运行不止,不会出现丝毫的误差和偏移,这就是“非至健不能也”。
天体的各种运行活动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人体的生命活动,因而人体的种种生命活动都要与天体的运行规律相合,才会达到生命的最佳状态,也就是人道合于天道,更确切地说是“人天合一”,才能达到生命的最高峰。如果人道不能合于天道,也就是“人天合一”中有缺欠和不足,或是受到破坏等,首当其冲地是人体的生命质量要受到干扰和伤害。君子是深明其理的,不以丝毫的人力和欲望去干扰之,因而能够达到人体生命的最完善理想的境地,也就是“君子法之,不以人欲害其天德之刚,则自强而不息矣。”
中华民族是“自强不息”的民族,在五千年的中华文明史中,“自强不息”的硕果累累,它组成了传统文化的全部内容,并且达到了尽善尽美的“人天合一”。
关于“人天合一”,《修真图》中有深刻而明确地揭示。今年春节前,李兆生先生的《修真图录》一书与大家见面了,《修真图录》中将“人天合一”的内容又给予了细致而详细地讲解。
历史上有“封真五百”之史实,当时的高真大贤们预见到传统文化要经历一场浩劫,为了保存这珍贵的种子而有此举。尽管如此,“明末清初,武林中不知有多少爱国志士卷入反清复明的运动。武林争杀,遗于荒野,多少豪杰尽然红尘。特别是雍正年间‘刺王杀驾’后发生了血洗武林的浩劫凶杀,不少武林门派才纷纷隐于江湖。”(《真元宝笈》P37)这是“封法三百年”之史。
由于封真封法,人们对传统的文化已经很陌生了,当今之时,应该在继承传统上多下功夫,而不是去搞创新。创新的东西不属于传统,甚至与传统是背道而驰的。传统中“人天合一”已尽善尽美,能把它继承下来就已经是非凡的功绩了。
可是现今社会上对这一点的认识是模糊不清的,各种各样的创新层出不穷。单从医疗保健方面来看,各种各样的新颖形式此起彼伏,各种各样的疑难病症的科技突破风起云涌,各家都有自己的一套理论,都是振振有词,头头是道,不仅是长篇大论,甚至都形成了各自的独立学科。事实果真如此吗?
我自小体弱多病,几经生死。1979年,爆发了荨麻疹,每天要有几个小时的激烈发作,痒痛难熬。挠一下,就是一条红肿印迹,发烫还有刺,并且是恶性循环,因为手挠的外力又引发了新的皮肤发作。激烈发作之后是极度的衰竭,累得我不能动弹,四肢僵硬,不能讲话,甚至连抬眼皮、转眼球都是难以承受的负担。那时我正读师范,十多天后放暑假了,晚上我穿着短衣短裤、拖鞋在街上乘凉,在荨麻疹的发作中,我突然发现,暴露的皮肤不犯病,越是被遮盖处越是痒的厉害。这时,我恍然大悟,一定是化学纤维材料过敏。当时化学纤维是高档品,正方兴未艾。不得已我换成了棉纤维等其他天然纤维。当时的很多笔杆、牙刷、梳子、拖鞋等都是塑料制品,逐渐被换掉,海绵泡沫坐垫换掉,化妆品停用,清水洗脸洗澡,因为香皂、肥皂全过敏,用醋和面粉洗头……即使这样,还是不停的发作,我感觉我的生命要被消耗殆尽、难以存活了。1980年,社会上风行喝红茶菌,没想到这红茶菌救了我一命,荨麻疹激烈发作的势头渐缓,转入了比较温和的慢性发作,我才得以喘了一口气。
这期间,我不断地求医问药,想尽快地医好我的病痛。可是当时的所有大夫都认为我是精神病,是痴人说梦,是我自己的臆想而非真正的疾病。直至1982年,上海人在《大众医学》上提出“拖鞋病”,大夫的口气才有所转变,“看来还真有穿衣服过敏的”,可怜我已经历了数年的煎熬,在生死线上转了几遭了。
我曾服用过扑尔敏,半小时后,颈椎软瘫,抬不起头,昏昏沉沉地伏案而睡,醒来后疲惫无力,像大病一场;也曾静脉推注葡萄糖酸钙,三天推了三支,过敏症状没有丝毫改变不说,之后的半个月我却无法进食。饿的我抠心刮胆,可是胃口以上却是火烧火燎,稍微有一点东西,就恶心地要呕吐。只能喝点米粥的汤水和融化了的雪糕水。后来的很长一段时期内,胃极度不舒服。别人十分钟吃饱饭,我要一个小时,绝对要细嚼慢咽,还要有一、二个小时的消化阶段。同时还患上了胃下垂,极度消瘦。
之后各种各样的过敏症状在社会上逐渐出现,那时大连有一家部队医院,有着全国先进的免疫门诊,有一种脱敏针剂,注射后可在一定时间内消除过敏反应。有一些蛋白质、水果、花生、海鲜等各种食物过敏者,通过注射针剂可在一段时间内安全的进食。我也去诊所检验,结论是:细胞中的过敏元素组织胺增多,随时随地可能发生过敏,治疗过敏的最好办法是脱离过敏源。我对已知的过敏源早已远离,仍然是反应严重,医院也束手无策,无法解答。给我开出了脱敏针剂。此药需冷藏(当时的冰箱非常稀少),第一天注射0.1,第二天注射0.2……第九天注射0.9,第十天注射为1,一个疗程结束。可是我在第三天注射之后又出现了新的过敏激烈反应,是对脱敏针剂过敏。我不由扼腕长叹,到底怎样才能减除我的痛苦,我的活路又在哪里?!
我从上小学起就服用中草药,西药用的少,此时又对中草药严重过敏,不得以只得用些西药。1983年,我在医院做青霉素皮试,竟然昏死过去,幸亏抢救及时,我又活了过来。又过了几年,我要拔除一颗坏掉的智齿,打完了麻药针剂,两个小时我站不起来,是在两个护士的搀扶下完成了治疗。医院很不放心,要派人护送我回家,我婉言谢绝了。像我这种稀有之物,折腾我自己已经很可以了,没必要再去折腾别人,我是一步几晃地晃回了家。
我的生命根基已被严重地破坏,留给我的生存空间越来越狭窄,我在生命的夹缝中艰难地生存着,不知哪一天这仅有的一点缝隙会被完全封死。现在的大夫在开处方时都要询问过敏史,这距离我昏死过去和不能站立已过去了若干年。
我十分悲伤痛心,人为什么那么可怜,就如同实验室里的小白鼠,被人实验来实验去,才能有个确切的结论。对于我来说,那就是一道道鬼门关,一不小心,小命就得玩完。
我们最初见到日本的富士苹果时,那是极高贵的奢侈品,当时我们家八个人分吃一个苹果,吃完后我开始恶心、头晕。但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的呼吸道十多年干燥火大,喝水都喝到水中毒,(安徽阜阳的“大头娃娃”事件时,我又联想到自己曾经有过的经历)而水果是我去火的良药,我不会想到一小块苹果会有如此的反应。直到第二次吃富士苹果,那时已不再那么高贵了,每人一个。我只吃了两口,又开始了同样的恶心、头晕,我才知道原来是苹果在做怪。
每年夏天,我要吃很多西瓜,而且是整个的吃。有西瓜吃的时候,我的呼吸道会很舒服,几乎不犯病。可是在1996年我吃了西瓜之后,仿佛有无数的小针在扎我的喉部,并且干渴。以前的西瓜,切开之后,不能过夜,否则就要烂掉。从九六年开始,西瓜的颜色红了、甜度大了,并且切开之后,也可以存放一周以上。可是这样的西瓜对我来说不再是治病的良药,而是害人的毒药。到了九七年,所有的瓜类水果我都不能吃了,陆陆续续各种水果逐渐都有了各种各样的病症反应,再不能食用了。现在的水果、蔬菜我几乎一概不能生吃,蔬菜就是熟吃,也有各种反应,粮食也是如此。而社会上对毒茶叶、毒大米、毒油、毒菜的认识也是多年以后的事。
对于社会来说,我就是实验室里的小白鼠,总是在我已遍体鳞伤痛苦不堪之后,社会才开始有所反应。我必须得十分留意我自身的种种反应,而我的今天就是社会的明天。
1993年的元旦后,我开始修习丹经武学,才感到自己能够像个人样的站起来了,生命的基础逐渐牢固了。那一年我三十八岁,我感到我的青春是在四十岁左右才开始的。
我曾经七年没有上班,每天练功几个小时。我有了从未有过的生龙活虎的感觉,我也是一个坚强的人了。
2001年,我恢复了上班,学校的环境应该居于社会的中上层,但对我来说,还是有些难以相容,一些过敏症状又加重了。
2003年3月,我所在的大连服装学校被合并到大连轻工学校。轻工学校为庆祝这一重大事件,将教学楼和办公楼装饰一新,这对我来说,生命的灾难又开始了。
我要进教学楼,还未到楼门口,就被那股刺鼻的气味顶了回来,我根本不能进楼。
可是工作不能不做,不能进楼也得进。钻心地疼痛由颈椎逐渐蔓延到四肢;我趴在窗口,头伸出窗外,仍然憋得喘不上来气。半个小时后,我已四肢僵硬,我踉踉跄跄的逃下楼去,已是四肢酸软,不听使唤了。晚上下车时,两手死死地抓住护栏,两条腿还是不听话地从两层车门梯上滑落下来。
当时正值各大媒体争相报道“每年死于装修污染的儿童500万”,我才没有遭受更多的白眼和嘲讽。如果说“怎么别人没事,就你的毛病那么多”,我真是无言以对。但我仍然被看作是难以理喻的异类。直至2007年3月,我的年龄可以办理离岗休息,我才逃离了那个魔窟,算来我等于是在毒气室中被关了整整四年。
大连市三面环海,很多人患有风湿症,我从小学四年级起就关节疼痛,曾因为治疗风湿而诱发心脏严重不适,治疗心脏时,关节炎又加重。我总是处于这种两难境地。没办法,只有硬挺着,修习丹经武学后,这种状况才开始改善。
西医西药的弊病让我难以适应,有些好的中医大夫确也能够查明我的病痛,可是没有人能治得了我的病。虽然中医大夫说的明白,可是治疗起来总是难以见效。后来又由于中草药过敏甚于西药,我真是打怵进医院那个门了。
通过练功,我的风湿症减缓了很多,可是我的膝关节却格外地怕冷。从秋天开始就觉得关节内透风,疼痛难熬。我只好用羊绒线编结了护膝套在腿上(运动员用的那种我过敏,并且太紧引起腿麻抽筋等)。后来社会上也开始出售各种护膝,而这时我的踝骨、肩骨、肘部、腕部都开始透风疼痛。我只以为是体质太差,四、五十岁的人了,该遭罪了。要想少遭罪,只有多练功。而这时我已虚弱到好多次练功都是因为四肢抽筋、麻木等而停功不练,再多练一点,就会卧床不起。
因为搬家,条件所限,不得已开始使用洗洁精,十多天后,我的髋关节(胯部)开始没命的疼,而且十个手指和十个脚趾的最末稍关节也开始透风疼痛,并且红肿变形,这是从未有过的事。胃口也开始变坏。练功后,我的胃口奇好,曾经一顿饭吃掉一家三口一天的伙食还没吃饱。有一天半夜,我被严重的胃部不适弄醒,吃的饭食在消化道里翻搅,并向上涌动,我突然意识到,是洗洁精在作怪,继而明白了关节奇痛也是洗洁精捣的鬼。
“痛风”之病,是由尿酸过高而致,大连人喝啤酒吃海鲜是导致痛风的罪魁祸首。可是我从小到大滴酒不沾,严重过敏;海鲜也很少吃,因为大连的海水污染严重,我极度过敏。我怎么也会“痛风”呢?以我的亲身体验,洗洁精才是罪魁祸首。
我早已远离化学纤维,有一次,因为工作上的突然变故,我在两三个小时内不停地摆弄化纤物品。工作完后,要洗手,一碰水龙头,“啪”的一下,我的手臂被电击的扬上空中;去开门,又被门把手狠狠地电击。我这才明白为什么社会上会有那么多的静电感应了。
人们应该反思一下,在享受现代生活的便捷舒适的同时,失去的又是什么呢?!
我真的很怀念朱熹老夫子,真想问问他,“你为什么那么有远见,在千年以前就预见到我们生活的今天已经没有君子了,全是‘以人欲害其天德之刚’,使我活的这么艰难?!”放眼望去,满世界都在声嘶力竭的摇旗呐喊,争相把世人圈入自己所设的牢笼之中,去充当小白鼠。他们的所作所为,与当年的日本731部队又有何异?!731部队是赤裸裸的侵略行径,而现在的科研机构和研究人员却是打着造福于人类的旗号去屠害人们。
三聚氰胺事件后,有网民这样说:
“中国人在食品中完成了化学扫盲
  从大米里我们认识了石蜡
  从火腿里我们认识了敌敌畏
  从咸鸭蛋、辣椒酱里我们认识了苏丹红
  从火锅里我们认识了福尔马林
  从银耳、蜜枣里我们认识了硫磺
  从木耳中认识了硫酸铜
  今天三鹿又让同胞知道了三聚氰胺的化学作用”
丹经武学不仅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而且一次又一次地把我从垂死的深渊中拯救了出来,丹经武学的功德真是无可限量。“天行健,寿而康”,太英明和精辟了。“人为万物之灵”,首先要有坚实地生命基础,健康长寿之后才有可能谈到“灵”,没有这种基础,只有枉谈盲论,都是“以人欲害其天德之刚”,是反“人天合一”的大逆不道之为。
什么是“天行健”、什么是“自强不息”、什么是“人天合一”、什么是“寿而康”,现今之世,到底还有几人弄明白了呢?

这篇文章被编辑了 3 次. 最近一次更新是在 07/10/2009 00:43:37


尊重原创,转贴请注明出处
dao1008
7、初侠           为侠常明理 三十六般兵 刚柔任显化 出入太乙身

注册时间: 05/01/2008 19:49:52
文章: 254
离线

dao1008 wrote:天行健 寿而康
1997年的年底,在冰城哈尔滨,李兆生先生举办了“为人类健康长寿作出新奉献”的授课传法的活动,并鲜明地提出了“天行健,寿而康”的精辟方针。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这是《易经•乾卦》之辞。对这句话,朱熹是这样解释的:“天,乾卦之象也……非至健不能也。君子法之,不以人欲害其天德之刚,则自强而不息矣。”
“天行健”是说天体的运行“自强不息”,而成天道。天体中有恒星、行星、卫星等,各自依照自己的运行轨道和规律而运行不止,不会出现丝毫的误差和偏移,这就是“非至健不能也”。
天体的各种运行活动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人体的生命活动,因而人体的种种生命活动都要与天体的运行规律相合,才会达到生命的最佳状态,也就是人道合于天道,更确切地说是“人天合一”,才能达到生命的最高峰。如果人道不能合于天道,也就是“人天合一”中有缺欠和不足,或是受到破坏等,首当其冲地是人体的生命质量要受到干扰和伤害。君子是深明其理的,不以丝毫的人力和欲望去干扰之,因而能够达到人体生命的最完善理想的境地,也就是“君子法之,不以人欲害其天德之刚,则自强而不息矣。”
中华民族是“自强不息”的民族,在五千年的中华文明史中,“自强不息”的硕果累累,它组成了传统文化的全部内容,并且达到了尽善尽美的“人天合一”。
关于“人天合一”,《修真图》中有深刻而明确地揭示。今年春节前,李兆生先生的《修真图录》一书与大家见面了,《修真图录》中将“人天合一”的内容又给予了细致而详细地讲解。
历史上有“封真五百”之史实,当时的高真大贤们预见到传统文化要经历一场浩劫,为了保存这珍贵的种子而有此举。尽管如此,“明末清初,武林中不知有多少爱国志士卷入反清复明的运动。武林争杀,遗于荒野,多少豪杰尽然红尘。特别是雍正年间‘刺王杀驾’后发生了血洗武林的浩劫凶杀,不少武林门派才纷纷隐于江湖。”(《真元宝笈》P37)这是“封法三百年”之史。
由于封真封法,人们对传统的文化已经很陌生了,当今之时,应该在继承传统上多下功夫,而不是去搞创新。创新的东西不属于传统,甚至与传统是背道而驰的。传统中“人天合一”已尽善尽美,能把它继承下来就已经是非凡的功绩了。
可是现今社会上对这一点的认识是模糊不清的,各种各样的创新层出不穷。单从医疗保健方面来看,各种各样的新颖形式此起彼伏,各种各样的疑难病症的科技突破风起云涌,各家都有自己的一套理论,都是振振有词,头头是道,不仅是长篇大论,甚至都形成了各自的独立学科。事实果真如此吗?
我自小体弱多病,几经生死。1979年,爆发了荨麻疹,每天要有几个小时的激烈发作,痒痛难熬。挠一下,就是一条红肿印迹,发烫还有刺,并且是恶性循环,因为手挠的外力又引发了新的皮肤发作。激烈发作之后是极度的衰竭,累得我不能动弹,四肢僵硬,不能讲话,甚至连抬眼皮、转眼球都是难以承受的负担。那时我正读师范,十多天后放暑假了,晚上我穿着短衣短裤、拖鞋在街上乘凉,在荨麻疹的发作中,我突然发现,暴露的皮肤不犯病,越是被遮盖处越是痒的厉害。这时,我恍然大悟,一定是化学纤维材料过敏。当时化学纤维是高档品,正方兴未艾。不得已我换成了棉纤维等其他天然纤维。当时的很多笔杆、牙刷、梳子、拖鞋等都是塑料制品,逐渐被换掉,海绵泡沫坐垫换掉,化妆品停用,清水洗脸洗澡,因为香皂、肥皂全过敏,用醋和面粉洗头……即使这样,还是不停的发作,我感觉我的生命要被消耗殆尽、难以存活了。1980年,社会上风行喝红茶菌,没想到这红茶菌救了我一命,荨麻疹激烈发作的势头渐缓,转入了比较温和的慢性发作,我才得以喘了一口气。
这期间,我不断地求医问药,想尽快地医好我的病痛。可是当时的所有大夫都认为我是精神病,是痴人说梦,是我自己的臆想而非真正的疾病。直至1982年,上海人在《大众医学》上提出“拖鞋病”,大夫的口气才有所转变,“看来还真有穿衣服过敏的”,可怜我已经历了数年的煎熬,在生死线上转了几遭了。
我曾服用过扑尔敏,半小时后,颈椎软瘫,抬不起头,昏昏沉沉地伏案而睡,醒来后疲惫无力,像大病一场;也曾静脉推注葡萄糖酸钙,三天推了三支,过敏症状没有丝毫改变不说,之后的半个月我却无法进食。饿的我抠心刮胆,可是胃口以上却是火烧火燎,稍微有一点东西,就恶心地要呕吐。只能喝点米粥的汤水和融化了的雪糕水。后来的很长一段时期内,胃极度不舒服。别人十分钟吃饱饭,我要一个小时,绝对要细嚼慢咽,还要有一、二个小时的消化阶段。同时还患上了胃下垂,极度消瘦。
之后各种各样的过敏症状在社会上逐渐出现,那时大连有一家部队医院,有着全国先进的免疫门诊,有一种脱敏针剂,注射后可在一定时间内消除过敏反应。有一些蛋白质、水果、花生、海鲜等各种食物过敏者,通过注射针剂可在一段时间内安全的进食。我也去诊所检验,结论是:细胞中的过敏元素组织胺增多,随时随地可能发生过敏,治疗过敏的最好办法是脱离过敏源。我对已知的过敏源早已远离,仍然是反应严重,医院也束手无策,无法解答。给我开出了脱敏针剂。此药需冷藏(当时的冰箱非常稀少),第一天注射0.1,第二天注射0.2……第九天注射0.9,第十天注射为1,一个疗程结束。可是我在第三天注射之后又出现了新的过敏激烈反应,是对脱敏针剂过敏。我不由扼腕长叹,到底怎样才能减除我的痛苦,我的活路又在哪里?!
我从上小学起就服用中草药,西药用的少,此时又对中草药严重过敏,不得以只得用些西药。1983年,我在医院做青霉素皮试,竟然昏死过去,幸亏抢救及时,我又活了过来。又过了几年,我要拔除一颗坏掉的智齿,打完了麻药针剂,两个小时我站不起来,是在两个护士的搀扶下完成了治疗。医院很不放心,要派人护送我回家,我婉言谢绝了。像我这种稀有之物,折腾我自己已经很可以了,没必要再去折腾别人,我是一步几晃地晃回了家。
我的生命根基已被严重地破坏,留给我的生存空间越来越狭窄,我在生命的夹缝中艰难地生存着,不知哪一天这仅有的一点缝隙会被完全封死。现在的大夫在开处方时都要询问过敏史,这距离我昏死过去和不能站立已过去了若干年。
我十分悲伤痛心,人为什么那么可怜,就如同实验室里的小白鼠,被人实验来实验去,才能有个确切的结论。对于我来说,那就是一道道鬼门关,一不小心,小命就得玩完。
我们最初见到日本的富士苹果时,那是极高贵的奢侈品,当时我们家八个人分吃一个苹果,吃完后我开始恶心、头晕。但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的呼吸道十多年干燥火大,喝水都喝到水中毒,(安徽阜阳的“大头娃娃”事件时,我又联想到自己曾经有过的经历)而水果是我去火的良药,我不会想到一小块苹果会有如此的反应。直到第二次吃富士苹果,那时已不再那么高贵了,每人一个。我只吃了两口,又开始了同样的恶心、头晕,我才知道原来是苹果在做怪。
每年夏天,我要吃很多西瓜,而且是整个的吃。有西瓜吃的时候,我的呼吸道会很舒服,几乎不犯病。可是在1996年我吃了西瓜之后,仿佛有无数的小针在扎我的喉部,并且干渴。以前的西瓜,切开之后,不能过夜,否则就要烂掉。从九六年开始,西瓜的颜色红了、甜度大了,并且切开之后,也可以存放一周以上。可是这样的西瓜对我来说不再是治病的良药,而是害人的毒药。到了九七年,所有的瓜类水果我都不能吃了,陆陆续续各种水果逐渐都有了各种各样的病症反应,再不能食用了。现在的水果、蔬菜我几乎一概不能生吃,蔬菜就是熟吃,也有各种反应,粮食也是如此。而社会上对毒茶叶、毒大米、毒油、毒菜的认识也是多年以后的事。
对于社会来说,我就是实验室里的小白鼠,总是在我已遍体鳞伤痛苦不堪之后,社会才开始有所反应。我必须得十分留意我自身的种种反应,而我的今天就是社会的明天。
1993年的元旦后,我开始修习丹经武学,才感到自己能够像个人样的站起来了,生命的基础逐渐牢固了。那一年我三十八岁,我感到我的青春是在四十岁左右才开始的。
我曾经七年没有上班,每天练功几个小时。我有了从未有过的生龙活虎的感觉,我也是一个坚强的人了。
2001年,我恢复了上班,学校的环境应该居于社会的中上层,但对我来说,还是有些难以相容,一些过敏症状又加重了。
2003年3月,我所在的大连服装学校被合并到大连轻工学校。轻工学校为庆祝这一重大事件,将教学楼和办公楼装饰一新,这对我来说,生命的灾难又开始了。
我要进教学楼,还未到楼门口,就被那股刺鼻的气味顶了回来,我根本不能进楼。
可是工作不能不做,不能进楼也得进。钻心地疼痛由颈椎逐渐蔓延到四肢;我趴在窗口,头伸出窗外,仍然憋得喘不上来气。半个小时后,我已四肢僵硬,我踉踉跄跄的逃下楼去,已是四肢酸软,不听使唤了。晚上下车时,两手死死地抓住护栏,两条腿还是不听话地从两层车门梯上滑落下来。
当时正值各大媒体争相报道“每年死于装修污染的儿童500万”,我才没有遭受更多的白眼和嘲讽。如果说“怎么别人没事,就你的毛病那么多”,我真是无言以对。但我仍然被看作是难以理喻的异类。直至2007年3月,我的年龄可以办理离岗休息,我才逃离了那个魔窟,算来我等于是在毒气室中被关了整整四年。
大连市三面环海,很多人患有风湿症,我从小学四年级起就关节疼痛,曾因为治疗风湿而诱发心脏严重不适,治疗心脏时,关节炎又加重。我总是处于这种两难境地。没办法,只有硬挺着,修习丹经武学后,这种状况才开始改善。
西医西药的弊病让我难以适应,有些好的中医大夫确也能够查明我的病痛,可是没有人能治得了我的病。虽然中医大夫说的明白,可是治疗起来总是难以见效。后来又由于中草药过敏甚于西药,我真是打怵进医院那个门了。
通过练功,我的风湿症减缓了很多,可是我的膝关节却格外地怕冷。从秋天开始就觉得关节内透风,疼痛难熬。我只好用羊绒线编结了护膝套在腿上(运动员用的那种我过敏,并且太紧引起腿麻抽筋等)。后来社会上也开始出售各种护膝,而这时我的踝骨、肩骨、肘部、腕部都开始透风疼痛。我只以为是体质太差,四、五十岁的人了,该遭罪了。要想少遭罪,只有多练功。而这时我已虚弱到好多次练功都是因为四肢抽筋、麻木等而停功不练,再多练一点,就会卧床不起。
因为搬家,条件所限,不得已开始使用洗洁精,十多天后,我的髋关节(胯部)开始没命的疼,而且十个手指和十个脚趾的最末稍关节也开始透风疼痛,并且红肿变形,这是从未有过的事。胃口也开始变坏。练功后,我的胃口奇好,曾经一顿饭吃掉一家三口一天的伙食还没吃饱。有一天半夜,我被严重的胃部不适弄醒,吃的饭食在消化道里翻搅,并向上涌动,我突然意识到,是洗洁精在作怪,继而明白了关节奇痛也是洗洁精捣的鬼。
“痛风”之病,是由尿酸过高而致,大连人喝啤酒吃海鲜是导致痛风的罪魁祸首。可是我从小到大滴酒不沾,严重过敏;海鲜也很少吃,因为大连的海水污染严重,我极度过敏。我怎么也会“痛风”呢?以我的亲身体验,洗洁精才是罪魁祸首。
我早已远离化学纤维,有一次,因为工作上的突然变故,我在两三个小时内不停地摆弄化纤物品。工作完后,要洗手,一碰水龙头,“啪”的一下,我的手臂被电击的扬上空中;去开门,又被门把手狠狠地电击。我这才明白为什么社会上会有那么多的静电感应了。
人们应该反思一下,在享受现代生活的便捷舒适的同时,失去的又是什么呢?!
我真的很怀念朱熹老夫子,真想问问他,“你为什么那么有远见,在千年以前就预见到我们生活的今天已经没有君子了,全是‘以人欲害其天德之刚’,使我活的这么艰难?!”放眼望去,满世界都在声嘶力竭的摇旗呐喊,争相把世人圈入自己所设的牢笼之中,去充当小白鼠。他们的所作所为,与当年的日本731部队又有何异?!731部队是赤裸裸的侵略行径,而现在的科研机构和研究人员却是打着造福于人类的旗号去屠害人们。
三聚氰胺事件后,有网民这样说:
“中国人在食品中完成了化学扫盲
  从大米里我们认识了石蜡
  从火腿里我们认识了敌敌畏
  从咸鸭蛋、辣椒酱里我们认识了苏丹红
  从火锅里我们认识了福尔马林
  从银耳、蜜枣里我们认识了硫磺
  从木耳中认识了硫酸铜
  今天三鹿又让同胞知道了三聚氰胺的化学作用”
丹经武学不仅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而且一次又一次地把我从垂死的深渊中拯救了出来,丹经武学的功德真是无可限量。“天行健,寿而康”,太英明和精辟了。“人为万物之灵”,首先要有坚实地生命基础,健康长寿之后才有可能谈到“灵”,没有这种基础,只有枉谈盲论,都是“以人欲害其天德之刚”,是反“人天合一”的大逆不道之为。
什么是“天行健”、什么是“自强不息”、什么是“人天合一”、什么是“寿而康”,现今之世,到底还有几人弄明白了呢?


尊重原创,转贴请注明出处
弘毅
2、上义士           上义培勇姿 出入带香色 周栏执文章 造作合此身
[Avatar]

注册时间: 26/01/2009 16:04:04
文章: 21
离线

天行健 寿而康
 文件名称 DSC03050.JPG [Disk] 下载
 描述
 文件大小 1211 Kbytes
 下载次数:  0 次

双锋
8、英侠           英侠隐长途 默然识自身 导引推真法 数术始称心

注册时间: 03/03/2008 19:51:40
文章: 452
离线

数年感悟启心田,
智慧通灵化道缘。
人事久磨堪有益,
真途法境在眼前。
丢丢
5、武士           武士封两极 造作自我身 锋拦如长短 如一始见真

注册时间: 23/02/2008 15:24:06
文章: 66
离线

以前看到楼主发表的一些关于医和武的文章,以为楼主身心康泰,今天看到楼主的人生经历这么痛苦,但是却这么执着的在坚持锻炼,无怨无悔,还鼓励大家坚持锻炼,真的感觉自己很渺小,我也是多年受胃肠病的折磨药水中泡大的,但是跟楼主的经历比起来病情微不足道,跟您的心胸毅力比起来更是渺小,但愿楼主能在这条修真路上继续走下去,早日身心健康。

这篇文章被编辑了 1 次. 最近一次更新是在 09/09/2009 16:21:10

天行健dj
2、上义士           上义培勇姿 出入带香色 周栏执文章 造作合此身

注册时间: 08/05/2009 16:50:56
文章: 29
离线

因为搬家,条件所限,不得已开始使用洗洁精,十多天后,我的髋关节(胯部)开始没命的疼,而且十个手指和十个脚趾的最末稍关节也开始透风疼痛,并且红肿变形,这是从未有过的事。胃口也开始变坏。练功后,我的胃口奇好,曾经一顿饭吃掉一家三口一天的伙食还没吃饱。有一天半夜,我被严重的胃部不适弄醒,吃的饭食在消化道里翻搅,并向上涌动,我突然意识到,是洗洁精在作怪,继而明白了关节奇痛也是洗洁精捣的鬼。

  建议可以用淘米水代替洗洁精,淘米水既洗得干净又健康无害,同时物尽其用,一举数得哦。
十三子
5、武士           武士封两极 造作自我身 锋拦如长短 如一始见真

注册时间: 20/10/2007 10:27:42
文章: 58
来自: 125.33.55.106
离线

敏感体质,不知是福是祸?
人类是自己的掘墓人!
冰.清
4、勇威士           勇威参八法 身剑出色论 文武同宗出 渐逐出天真

注册时间: 03/12/2009 16:58:43
文章: 44
离线

我也很喜欢楼主的文章,但却不知道楼主的身体状况。但从您的文章上看,您的心理绝对是一个很健康的人,精神世界是一个很丰富的人,但愿您早日脱离病痛,身体健康。祝福您。
 
论坛首页 » 九脉合真
前往:   
Powered by JForum 2.1.8 © JForum Team